廣告詞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中國清算網 > 實戰案例

法院作出破產重整裁定后,已經采取的執行措施是否應當撤銷?

作者: 時間:2018-11-03 閱讀次數:766 次 來自:濟南市中法院公眾號

裁判要旨


根據《企業破產法》相關規定,重整裁定自法院作出之日即發生法律效力,進入重整期間,并不以送達或公告為生效條件,自重整裁定作出之日,執行程序應當中止,此后采取的執行措施應糾正或撤銷。


案情介紹


一、2013年7月17日,關于金米蘭公司與金長城公司裝飾裝修合同糾紛一案,威海中院作出(2012)威民一初字第58號民事判決,判令金長城公司給付金米蘭公司工程款344余萬元本息。 


二、2015年1月14日,經評估拍賣及流拍抵債,威海中院作出(2013)威執一字第351號執行裁定,裁定將金長城公司名下案涉27套房產(尚未竣工驗收,不能辦理過戶手續)以現狀歸金米蘭公司所有。 


三、金長城公司提出執行異議稱,2015年1月12日,乳山法院作出(2015)乳商破字第1號民事裁定書,裁定受理金長城公司的破產重整申請,威海中院執行程序應當中止。


四、2016年8月17日,威海中院作出(2016)魯10執異117號執行裁定,撤銷該院(2013)威執一字第351號執行裁定。 


五、金米蘭公司提起執行復議,2016年11月14日,山東高院作出(2016)魯執復234號執行裁定,駁回金米蘭公司復議申請。 


六、金米蘭公司提起申訴,并提交學者專項法律事項論證書,認為涉案財產不應為破產財產。2017年6月27日,最高法院作出(2017)最高法執監151號裁定,駁回金米蘭公司申訴請求。


裁判要點及思路


首先,本案中破產法院裁定破產重整之日(2015年1月12日)在執行法院執行變價之日(2015年1月14日)前,故自裁定破產重整之日起,執行程序應中止,此后采取的執行措施應糾正或撤銷。根據《企業破產法》相關規定,重整裁定自人民法院作出之日即發生法律效力,進入重整期間,并不以送達或公告為生效條件,執行程序于重整裁定作出之日即應當中止。


其次,申請執行人及專家意見援引的債務個別清償及不列入破產財產的司法解釋相關規定及抗辯理由,均誤解或曲解了破產重整裁定的生效時間。重整裁定自作出之日生效而非送達之日生效。實踐中,債務人通常有多個債權人,如以送達生效,將出現重整期間不一致的情形,無法實現公平清理債權債務的目的。


實務要點總結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現結合最高法院裁判觀點,針對破產重整受理后采取的執行措施應撤銷的相關問題,總結要點如下,供實務參考。


一、實務中,當被執行企業有破產之虞時,已獲得執行依據的申請執行人千萬要把握時機,與時間賽跑,在執行財產流拍時,積極主動申請以物抵債。本案中,被執行人財產經過三次拍賣,申請執行人才向執行法院申請以物抵債,雖僅僅晚于被執行企業破產重整裁定一兩天,但已是回天乏術,后悔莫名,只能靜待重整中的清償方案(如債轉股),其債務清償率基本上比個別清償要少很多。


二、從被執行企業來講,當生效判決的個別清償明顯導致企業資不抵債時,可積極主動申請破產以止損,一旦法院裁定重整或清算,則執行中止且執行措施解除,或能求得企業一線生機。


相關法律


《企業破產法》(2006年)

第十九條   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有關債務人財產的保全措施應當解除,執行程序應當中止。


第三十二條  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前六個月內,債務人有本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的情形,仍對個別債權人進行清償的,管理人有權請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銷。但是,個別清償使債務人財產受益的除外。


第七十一條  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重整申請符合本法規定的,應當裁定債務人重整,并予以公告。


第七十二條  自人民法院裁定債務人重整之日起至重整程序終止,為重整期間。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法釋〔2013〕22號】

第五條 破產申請受理后,有關債務人財產的執行程序未依照企業破產法第十九條的規定中止的,采取執行措施的相關單位應當依法予以糾正。依法執行回轉的財產,人民法院應當認定為債務人財產。


第十五條 債務人經訴訟、仲裁、執行程序對債權人進行的個別清償,管理人依據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定請求撤銷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債務人與債權人惡意串通損害其他債權人利益的除外。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破產申請受理前已經劃扣到執行法院賬戶尚未支付給申請執行人的款項是否屬于債務人財產及執行法院收到破產管理人中止執行告知函后應否中止執行問題的請示答復函》

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2017)渝民他12號《關于破產申請受理前已經劃扣到執行法院賬戶尚未支付給申請執行人的款項是否屬于債務人財產及執行法院收到破產管理人中止執行告知函后應否中止執行問題的請示》收悉,經研究,答復如下:   


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產申請時已經扣劃到執行法院賬戶但尚未支付給申請執行人的款項,仍屬于債務人財產,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產申請后,執行法院應當中止對該財產的執行。執行法院收到破產管理人發出的中止執行告知函后仍繼續執行的,應當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五條依法予以糾正,故同意你院審判委員會的傾向性意見。由于法律、司法解釋和司法政策的變化,我院2004年12月22日作出的《關于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破產法司法解釋>第六十八條的請示的答復》([2003]民二他字第52號)相應廢止。       


以下為該案在最高法院審理階段關于本案爭議事項的“本院認為”部分的詳細論述與分析: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涉案房產應否列入破產財產。 


第一,《企業破產法》第十九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有關債務人的財產的保全措施應當解除,執行程序應當中止。第七十一條規定: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重整申請符合本法規定的,應當裁定債務人重整,并予以公告。第七十二條規定:自人民法院裁定債務人重整之日起至重整程序終止,為重整期間。根據上述規定,重整裁定自人民法院作出之日即發生法律效力,并不以送達或公告為生效條件,執行程序于重整裁定作出之日即應當中止。實踐中,債務人通常有多個債權人,如以送達生效,將出現重整期間不一致的情形,無法實現公平清理債權債務的目的。本案中,乳山法院于2015年1月12日裁定金長城公司破產重整,該裁定自作出之日即發生法律效力。威海中院于2015年1月13日對涉案財產進行第三次拍賣,采取執行措施在破產申請受理之后,根據《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二》第五條規定,破產申請受理后,有關債務人財產的執行程序未依照《企業破產法》第十九條的規定中止的,采取執行措施的相關單位應當依法予以糾正。威海中院裁定撤銷該院(2013)威執一字第351號執行裁定符合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規定。 


第二,申訴人認為,根據《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二》第十五條規定,債務人經訴訟、仲裁、執行程序對債權人進行的個別清償,管理人依據《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定請求撤銷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金長城公司是經過訴訟程序對金米蘭公司進行的個別清償,因此不應被撤銷。同時,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破產法司法解釋>第六十八條的請示的答復》規定的不應列入破產財產的兩種例外情形。上述申訴理由,均是以重整裁定送達生效為前提,認為因重整裁定晚于以物抵債裁定送達,因此晚于以物抵債裁定生效。如前所述,重整裁定作出即生效,申訴人對上述司法解釋的理解不符合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規定,亦不符合破產法關于公平受償的立法精神。同時,申訴人認為應以本案執行依據生效時間認定為金長城公司對金米蘭公司完成清償,沒有法律依據。 

第三,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二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對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審查以書面審查為原則,可以根據案情的需要決定是否進行聽證。申訴人關于異議裁定程序違法的申訴理由不能成立。 


綜上,申訴人金米蘭公司的申訴理由不能成立。山東高院(2016)魯執復234號執行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案件來源


《南通金米蘭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與乳山金長城置業有限公司執行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執監151號】



延伸閱讀


關于破產重整受理后采取的執行措施應撤銷的相關問題,我們檢索到以下典型案例,以供讀者參考。


案例一:《內外礦業(中國)有限公司管理人、福建省泰寧縣內外礦業有限公司申請破產重整執行審查類執行裁定書》【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閩執復23號】,本院認為,三復議申請人提出的泰寧公司、湖北公司、金塔公司等與內外礦業公司存在高度人格混同,惠安法院現正進行該合并破產重整的立案審查,三明中院應否中止對泰寧公司、湖北公司以及金塔公司執行的問題。


因被執行人泰寧公司、湖北公司、金塔公司未履行執行依據確定的義務,三明中院對其采取執行措施,并無不當。泰寧公司、湖北公司、金塔公司與內外礦業公司是否存在高度人格混同,涉及公司法人人格否定等實體性問題,非屬執行異議、復議程序審查范疇,且該理由也不符合可以中止執行的法定情形。在惠安法院尚未裁定受理對泰寧公司、湖北公司、金塔公司的合并破產重整申請的情形下,三復議申請人請求三明中院中止執行泰寧公司、湖北公司、金塔公司(包括金塔公司提供的抵押物即大石頭泉采礦權),于法無據。


案例二:《龍鳳舞、李俊才與湖南拓宇置業有限公司、羅新超債權轉讓合同糾紛執行裁定書》【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湘執復36號】,本院認為,常德中院執行李俊才申請執行拓宇公司、羅新超債權轉讓合同糾紛一案中,拍賣拓宇公司房產三次流拍后,根據李俊才與龍鳳舞達成的協議,于2017年7月24日作出(2014)常執字第29-6號執行裁定,將拍賣的房產以物抵債。上述以物抵債的裁定系在拓宇公司的重整申請被鼎城區法院受理之后,違反了相關法律、司法解釋關于債務人的破產申請被人民法院受理后,執行程序應當中止的規定。常德中院將上述裁定予以撤銷,并無不當。龍鳳舞的復議理由不能成立,其申請應予駁回。

給予贊揚。 


< 上一頁1下一頁 >

微信掃一掃   第一時間讓您獲取清算行業重磅新聞、學術觀點——中國清算網公眾號(qdhx123)!

免責聲明:本網站旨在分享破產與重組行業相關資訊及業內專家、學者、律師的精彩論文和觀點,文章內容并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需要轉載網站原創文章,請提前聯系本網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權,并注明轉自"中國清算網"。網站轉載的文章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如無意中侵犯了哪個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等的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在核實相關情況后將立即刪除。通訊郵箱:[email protected],電話:15628863727
關于我們 | 人才招聘 | 幫助中心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null 中國清算網 All Rights Reserved.   null    
電話:null       地址:null      E_mail:null
北京福彩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