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詞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中國清算網 > 學術研究 > 破產法研究

2015-2018年度福建法院破產審判白皮書

作者: 時間:2019-07-31 閱讀次數:376 次 來自:福建高院公眾號

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要更加注重運用市場機制、經濟手段、法治辦法化解產能過剩,加大政策引導力度,完善企業退出機制。省委十屆五次全會部署2018年經濟工作時強調,深化市場決定要素配置機制改革,持續推進三去一降一補,大力破除無效供給。最高法院在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中指出,要充分發揮人民法院破產審判工作在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主體拯救和退出機制中的積極作用。全省法院近年來全面貫徹落實中央、省委和最高法院部署,大膽探索,積極創新,建立健全破產審判機制,制定破產審判規范指引,設置專門破產審判機構,依法妥善審理一批具有重大影響的企業破產重整案件,為服務黨和國家經濟工作大局,保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經濟社會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提供了有力司法保障。

 

一、案件審理概況

 

(一)收結情況

20152018年,全省法院共受理破產案件651件,審結436件。案件的收結數呈兩大特點:一是受理數逐年上升。20152018年分別受理45件、96件、163件、347件,其中2018年收案數超過前三年總和。二是地區分布明顯不均。主要集中在福廈泉三地,最多的廈門達到154件,最少的莆田地區受理22件。

收案上升的主要原因:一是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經濟政策及產業結構調整。一批不符合環保、能耗、質量、安全等相關法律法規和標準、產能過剩的企業,處于產業鏈低端、技術落后的企業以及因市場需求狀況發生變化出現庫存過多、資金鏈斷裂又缺乏外部救助的企業,依法通過破產程序退出市場。二是政府加大僵尸企業處置力度。連年虧損、資不抵債,主要依靠政府補貼或銀行續貸維持經營的企業進入破產程序。2015年以來,全省法院受理僵尸企業破產案件106件,占破產案件受理總數的38.27%,推動了市場主體的有序退出和有效救治。三是受國內外經濟形勢影響。一些管理混亂、市場競爭力弱、存在高成本融資的中小企業陷入經營困境、債務危機而進入破產清算。四是因被執行人資不抵債、缺乏履行能力而產生的執行轉破產案件上升迅猛。各級法院2017年下半年以來積極推動執轉破工作,執轉破案件占2018年收案數一半以上。五是2017年下半年以來資本市場融資環境收緊及市場風險偏好下降,在政策寬松時依賴債務融資過度擴張的企業陸續出現債券違約,導致企業破產。如泉州中院受理的國泰君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申請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破產重整案。

(二)案件主要特點

涉及行業廣。福建是民營企業大省。2015年以來受理的破產案件中,破產企業以民營企業居多,國有企業占比較小,只有3家。從企業規模看,中小企業占比大,但近年來也有像夏新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福建安溪鐵觀音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等大型企業進入破產程序。所涉及的行業包括能源化工、制造、建筑、信息產業、房地產、住宿餐飲、批發零售等。前幾年經濟下行產生的壓力尚未減輕,融資擔保公司、典當行等金融企業陷入資金鏈斷裂危機,已經出現通過破產程序退出市場的情況。如福州中院受理的福建省新盛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案、寧德中院受理的福建省中信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案、德化法院受理的福建省立信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案等。

債權人申請的多。申請啟動破產程序的多為破產企業的債權人,債務人申請的較少。20152018年全省法院受理的277件破產案件(不含破產立案審查案件)中,債權人提出破產申請的272件,占比98.2%。債務人提出破產申請的僅5件,占比1.8%,且均請求進行破產重整。隨著執轉破工作的推進,作為債權人的申請執行人申請企業破產的數量將持續增多。

清償率低。大多存在涉及人數眾多、債務清償率低的問題。在受理的破產案件中,尤其涉及民間融資的,往往債權人人數較多,大部分破產企業在前期借款中已將主要資產設定抵押,或在后期經營中資產流失嚴重,進入破產程序后可實際用于清償普通債權的財產所剩無幾,導致社會矛盾尖銳,維穩壓力較大。

程序多樣。其中以破產清算為主。20152018年受理的277件破產案件(不含破產立案審查案件)中有208件為清算案件,占75.1%,重整和和解的案件只有69件。


二、主要做法和成效


(一)建立完善破產審判工作機制
制定指導性意見,規范破產審判工作。 2015 年以來,省高院先后出臺了《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依法審理企業破產案件為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供司法保障的意見》《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企業破產案件簡化審理程序的指導意見(試行)》等一系列破產審判指導性意見。廈門、泉州、三明等地中院也相繼出臺本地區審理破產案件的工作規范。
建立完善 執轉破 工作機制,助力解決執行難。為進一步規范 執轉破 工作,依法推動企業破產案件審理,省高院及時制定出臺了《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 執轉破 案件簡化審理的指導意見(試行)》《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執行案件移送破產審查的操作指引(試行)》《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執行移送破產案件管理人工作指引(試行)》等,確立有序開展、穩妥推進的 執轉破 工作總基調。省高院民五庭與執行局聯合對全省法院 執轉破 工作實行每月通報,加強督促、指導,切實做好執行與破產銜接工作。 2015 2018 年, 全省通過 執轉破 ,化解執行案件 3535 件,涉案標的額近百億。
完善破產管理人制度,推動建立管理人協會。在省高院《關于規范企業破產案件管理人工作的若干意見》基礎上,全省各地法院積極探索管理人選定的新方式和管理人激勵機制,不斷提高管理人整體業務水平和工作效率。目前,全省九個中院均已編制了本轄區內的破產管理人名冊。廈門中院推動成立全省首家、全國第四家市級破產管理人行業協會,在推動管理人隊伍的能動建設、分級管理、行業規范等方面走在全省前列。泉州、福州也相繼成立了破產管理人協會。在破產管理人的選任方式上,泉州中院開展破產企業清算組中介機構競爭性選任,通過競爭性選任管理人,擇優選取專家顧問組管理人,同時首創由中選的顧問組與本地管理人結對合作的工作模式,實現管理人的 傳、幫、帶 。莆田中院在重大破產案件中采用本地管理人與外地管理人 “1+1” 模式,培養提高本地管理人業務能力水平。龍巖中院積極探索管理人分類管理,協助培訓管理人的業務知識和各種能力,培育和壯大管理人隊伍。
(二)探索創新破產審判工作方式
優化戰略投資人選擇方式。泉州中院在審理旗牌王 ( 中國 ) 紡織服飾有限公司及其關聯企業合并破產重整案時,指導管理人先制定沒有重組方的重整計劃草案,再充分利用淘寶網司法拍賣平臺拍賣競價的優勢,將最高競價者確定為最終的戰略投資人。這種做法既保證困境企業的馳名商標等資產的重整價值不減損,又有助于吸引更多意向投資人以市場化方式自由博弈,公開、公平、公正地競拍獲得投資機會,確保債權人利益最大化,加快案件審理進度。
試行關聯企業破產重整程序性合并審理模式。泉州中院在審理福建安溪鐵觀音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安溪茶廠有限公司破產重整案中,采取分中有合、合中有分的審理模式。經審計機構和管理人調查,兩家企業在主要財產、交易渠道、賬冊等方面不存在高度混同情形,決定不采用實質性合并重整的方式,由泉州中院和安溪法院分別受理,同時考慮到兩家企業母子公司的關系,指定成員相同的清算組作為管理人,招募同一個投資人作為重整案件的重組方,最大限度整合兩家企業的資源,提高重整的價值,實現債權人、債務人利益最大化。
簡化破產案件審理流程。廈門中院運用 三合并 審理原則,僅用 40 天就審結了廈門福也餐飲服務合伙(有限合伙)執行轉破產清算案。具體做法是:案件受理前召集債務人、債權人、利害關系人合并開一次聽證會,明確簡化審理、效率優先、統籌推進的審理原則;審理過程中,在指導管理人統籌做好財產狀況調查、債權登記核查確認等準備工作的基礎上,與債權人進行充分溝通,將資產處置和分配方案等所有事項合并,由債權人會議一次表決。審理終結前,堅持快速分配原則,明確分配時間、步驟和方式,一次性進行財產分配,實現案件快審快結。
運用 預和解 模式創新破產和解工作。廈門中院受理廈門嘉利得置業有限公司 執轉破 案件后,考慮到債務人公司經營項目的地域優勢、對區域經濟產生的積極作用等,以挽救 危困企業 作為出發點,在不突破法律規定的情況下,在全國首次運用 預和解 模式,將債權人是否同意和解的預投票結果作為案件是繼續推進和解程序還是考慮采取其他破產程序的參考,而非直接通過和解協議的依據,避免法律的剛性規定對和解工作的沖擊。經多方協調,該案最終轉入和解,實現執行積案化解、市場主體救治和社會資源最大化利用。
(三)通過破產重整盤活優勢資源
用好重整程序,實現債權債務關系清理和生產經營、資本結構調整,給有繼續經營價值、重整可能或必要的企業一次恢復生機的機會。如長樂法院受理福建鑫海冶金有限公司及其關聯企業破產申請后,認為鑫海系公司雖資不抵債但市場前景良好,且具備重整成功的條件,遂根據管理人的申請,裁定將鑫海系公司合并破產重整。重整計劃通過不到一個月,鑫海系公司之一的福建大東海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順利恢復生產。該案從受理到重整計劃通過,用時不到半年,債務清償率高達 97.25% 。同時最大限度地保全了鑫海系企業的優質產能,使三家瀕臨破產企業得以涅槃重生。
案件通過 執轉破 機制由執行程序轉入破產程序后,不再將破產清算作為唯一選擇,而是綜合考量債務人資產、債權債務關系、重整投資人意向等因素,對采用重整程序更有利于挽救企業危困局面,維護債權人整體利益的,及時由破產清算程序轉入重整程序。如廈門市東林電子有限公司 執轉破 案件中,經管理人清產核資,認為該公司仍具有較高重整價值、進行重整有利于妥善解決公司債務,遂申請清算轉重整。廈門中院裁定予以準許,并采用出售式重整方案,公開招募戰略投資人。該案成功實現了 執轉破轉重整 ,職工債權的清償率達到 100% ,供應商債權亦獲得了更高的清償率,有效化解了社會矛盾。
利用 再生與破產還債并存 清算式重整 優化企業供給結構,去除多余產能,最大限度保留發揮品牌價值。如旗牌王 ( 中國 ) 紡織服飾有限公司及其關聯企業合并破產重整案中,泉州中院對具有活力的實物資產和無形資產以債轉股的方式處理,使得債務人及其經營事務得以存續;對戰略投資人不感興趣或要求剝離的其他資產、權益,通過資產轉讓、出售、拍賣等方式處置,所得款項用以清償公司債務,從而實現擬存續之企業法人重生,不具有存續重生必要的企業出清。
對已經進入清算程序的案件,一旦發現企業具有重整的可能和條件,及時轉入重整程序,不僅挽救了瀕臨破產的企業,也提高了債務清償率。如建陽法院受理福建省金匯投資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案后,根據管理人申請,認為公司的主要資產為商品房開發用地,且公司進入破產程序之前,已與他人簽訂《合作協議》,進一步開發可較大的提升資產價值,結合項目地理位置、企業實施重整計劃的能力等,裁定同意轉入重整程序。重整計劃草案通過并實施一年多,房地產項目基本完成開發,企業也擺脫困境走上正軌。
    (四)加大府院協調推動破產工作開展
完善落實府院聯席會議制度,不斷拓寬法院與政府及其相關部門之間的良性互動渠道。一是省高院與省金融辦加強協作,會同省檢察院、公安廳、自然資源廳、銀保監局等職能部門,建立常態化 企業破產和信貸風險處置工作統一協調機制 ,定期召開協調會議,及時研判把握我省金融風險態勢,共同研究解決審理企業破產案件和處置企業信貸風險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問題。廈門中院推動成立府院聯動協調破產工作領導小組,由市場監督管理局、國土、財政、稅務、海關等多部門共同參與,利用府院對接平臺,每年至少召開一次會議,根據需要不定期召開專項對接會議,研究和協調有關重大事項,及時通報、協調重點案件處置情況,形成破產聯動協調工作合力,并開展重點課題聯合調研,綜合研判企業破產風險,共同識別、診療破產企業,研討對策,實現溝通聯絡常態化。二是針對破產處置涉及債權人、債務人多、社會影響大的個案,積極爭取政府支持,共同解決破產企業職工安置,稅費減免、信用修復以及企業注銷等方面問題,保障破產案件審理工作順利開展,實現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如泉州中院擬定《關于加快推進企業破產處置的工作措施》意見稿并報送市委市政府,保障破產重整工作和 僵尸企業 清理工作高效推進,切實提升營商環境。三明中院聯合市金融監管局出臺《關于加強府院聯動推進企業破產處置工作的意見》,建立企業破產和信貸風險處置工作統一協調機制,下設辦公室,通過書面函告、個別協調、聯席會議等工作機制,負責協調破產企業處置涉及的重點難點問題。三是爭取當地財政對破產費用保障支持,解決破產案件的經費保障問題。廈門、泉州、漳州、龍巖等地都獲得政府批準設立了專項資金,為無產可破案件的啟動提供了資金保障,有力推動案件審判進程。
(五)加強破產審判專業化、信息化建設
設置專門機構,確保人員到位。 2017 4 月底省高院成立民事審判第五庭專門負責金融、破產案件的審理、協調和指導工作。全省各中級法院基本都成立了專門的金融破產審判庭或合議庭,夯實專業審判的隊伍基礎。通過機構專門化、案件類型化,促進審判規范化,確保破產審判質量和效率。
強化教育培訓,提升能力素質。 2018 6 月,省高院舉辦金融破產審判司法能力提升班,組織全省 80 多名從事破產審判工作的法官前往中國人民大學學習培訓,提高金融破產審判司法水平。廈門和泉州中院通過舉辦破產法研討會或論壇的方式,邀請全國各地理論界和實務界的專家、學者參加,加強知識交流和經驗互動,拓寬本地破產審判法官的知識面和實操能力,提升綜合素質。
加強調研指導,提升全省審判水平。省高院和省金融辦共同編撰了《金融(企業)信貸風險化解與破產審判實務指南》一書,收錄近年來福建省政府出臺的規范性指導意見和全省法院金融破產審判實踐成果,包括 16 篇調研報告及理論成果、 10 篇經驗做法、 27 篇典型案例、 31 份規范性文件等,對提高我省金融破產審判工作規范化、專業化水平,統一金融案件裁判尺度起到了有力促進作用。省高院深入福州、廈門、泉州、龍巖等重點地區開展調研工作,實地了解情況,及時把握全省企業破產審判動態,全面分析研判,推動重點案件審理。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出臺了《福建法院服務發展行動方案》《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   防控風險服務發展的意見》等指導性意見,對加強破產案件審理提出了目標要求和具體措施。

有效利用信息化手段,強化破產審判數據應用。針對破產審判流程的特殊性,最高法院 2016 8 月正式開通了 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平臺 。省高院第一時間組織全省法院破產法官學習平臺操作流程,進行信息錄入。在此后的破產案件審理中,全省各級法院通過平臺公開破產重整企業信息,最大限度向當事人公開相關法律文書、審判流程,并推廣管理人利用平臺進行網絡債權申報、信息公告等。平臺的有效應用不僅增強破產審判工作的透明度和外部監督力度,也能及時梳理破產案件受理、審理情況,分析破產審判態勢發展,實現破產案件動態管理。


三、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對破產制度功能和價值認識的社會共識尚未全面形成。目前,社會公眾對破產法律制度的了解比較有限,普遍認為破產就意味著 倒閉 倒霉 ,未意識到破產還具有保護挽救債務人以及保護債權人平等受償、保障市場主體依法有序退出、優化市場資源配置等功能,當企業經營困難面臨破產時,未能盡早啟動破產程序,利用破產重整制度予以挽救,以致陷入僵局,失去獲得重生的機會。有的債權人將破產程序視為債務人逃廢債行為,認為破產程序阻卻了執行,對破產程序懷有對抗情緒。有的地方政府將破產案件等同于普通民商事案件,缺乏與法院相互協同做好企業破產工作的主動性、積極性,甚至出于維穩和政績需要,人為干預企業破產。相關職能部門對破產法律制度缺乏認識,不認可破產管理人地位,造成管理人履職困難,無法獨立開展破產企業財產調查、變現等工作,導致法院工作量增加,破產程序進展緩慢。
(二) 僵尸企業 破產、 執轉破 啟動難。 僵尸企業 一般早已人去樓空,大多為 無財產、無賬簿、無人員 的三無企業,企業主擔心承擔破產責任,不愿提起破產清算。有的 僵尸企業 依靠劃撥地或廠房、店面出租等收入解決遺留人員的退休養老問題,如果進入破產程序,則面臨著土地等被拍賣后如何解決職工安置問題,對此政府部門往往不愿觸及,導致企業長期處于 僵尸 狀態。 執轉破 工作中,現有的各項審判執行流程相互割裂,未能形成有效銜接機制。不少法院的執行人員不能完全理解 執轉破 制度,以及如何妥善運用該制度化解執行難,缺乏 執轉破 工作主動性。部分 執轉破 案件中的企業債務由企業主或自然人股東等提供連帶責任擔保,即使企業移送破產也無法解決擔保人個人的執行問題,導致執行移送破產的積極性不高。多數申請執行人特別是受償順位在先的申請執行人不愿意讓執行案件進入破產程序。執行轉破產程序的被動、拖延,使得大部分債務人資產已經基本處置完畢,失去了進行破產重整的有利時機。
(三)外部配套制度不健全。破產審判是一項系統性工程,不可避免要觸及各種社會問題,需與兄弟法院、政府職能部門協同配合。但現有的破產審判長效工作機制不健全、不完善:對拒不移送破產財產,故意隱匿銷毀破產企業賬冊等行為缺乏有效懲戒措施;根據相關的管轄規定,破產案件的受理法院較為分散,辦案力量配置、專業化水平參差不齊,影響破產案件的審理質效;有的法院迫于執行壓力,或對執行財產、破產財產的界線劃分有誤區,不愿將執行財產移送受理破產案件的法院;現有的稅收制度下,破產企業有限的財產還需負擔可觀的稅費支出,重整工作障礙重重;法院雖已作出終結破產程序的裁定,但因破產企業稅費、滯納金未結清,稅務難以核銷,破產企業無法進行注銷登記,退出市場;破產企業房地產權證照不全或內頁資料缺失,相關政府部門缺乏相應補救制度,導致破產企業資產拍賣成交后辦理過戶手續難;土地處置需要與土地、規劃等多部門協調,涉及面廣、時間長,導致相當部分破產財產難以及時變現;部分地區的破產援助資金配套政策未落實,且很多企業無力支付管理人報酬等破產費用,破產程序難以啟動。有些地區雖然已經籌集了破產援助資金,但資金數額有限,隨著無產可破案件的大幅增長,案件啟動資金依然難以保障;重整企業在商業銀行的企業信貸等級以及在人民銀行、工商、稅務等部門征信系統中的信用記錄難以及時修復,導致重整企業在后續經營中無法正常融資、參加招投標等活動。
    (四)管理人制度建設滯后。企業在進入破產程序后,破產進程的推進、破產重整成功與否,很大一部分取決于破產管理人的工作能力和水平。目前的問題是:采用隨機搖號方式指定管理人的,雖然可以避免人為干擾,確保選定程序的公平,但也存在弊端,即案件的復雜程序與管理人能力、執業水平出現不匹配。管理人的資質認定存在困難。破產案件特點決定了對管理人的能力要求高于一般的律師、會計師,目前全國尚未有統一的管理人執業資格考核制度,各地法院在編制和使用、更新管理人名冊造成困難。法律對管理人的監管未作出細化規定,目前仍由法院作為本地管理人的主管部門,而法院審判力量有限,對管理人的監督管理難以周全,對管理人怠于履行職責、濫用職權等行為難以實施動態監管。

四、態勢預判

 

從案件數量來看,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進一步深化,政府處置 僵尸企業 進程加快;經濟下行壓力短期內難以緩解,尤其是中美貿易摩擦導致出口型民營企業經營困難。不少陷入困境的實體企業 起死回生 的機會不大;鞏固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成果, 執轉破 工作繼續推進等,預計今后幾年內我省的破產案件將呈持續上升態勢。
部分上市公司控股股東股權質押比例過高,大股東經營性資金占用數額增大,主營業務經營發生困難,極易引發連鎖反應,陷入僵局。
部分上市公司股權質押引發銀行斷貸或提前收貸、供應商斷貨等,可能觸發債券提前回購。從證券監管部門了解的情況來看, 2018 年福建省又有兩家上市公司相繼出現公司債違約。特別是房地產行業持續走低,民營房地產類債券發行人資產負債率較高,發行人還本付息的壓力較大,預計債券違約導致的新類型破產案件可能陸續出現。
隨著國家房地產調控政策的持續推進,許多房地產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普遍面臨因后續融資難導致的困境,不少企業將走向破產重整或清算。
《個人破產法》的制定已提上議事日程,預計隨著該法的出臺,執行轉破產案件會明顯增長,可能呈井噴狀態。
地方性金融機構監管手段不足,部分融資擔保、融資租賃公司經營管理不規范,在面對經濟下行壓力時,抵御風險能力差,或資金鏈斷裂,或因與 P2P 平臺進行業務合作受平臺 暴雷 波及,出現經營困難,不能清償到期債務,陷入破產。
部分網貸機構不符合網貸行業監管要求,缺乏經驗,資金管理不善,存在惡性競爭、網絡安全漏洞等,有的甚至涉嫌詐騙、套錢炒股炒樓,極易發生供血不足、資金鏈斷裂的境況,從而因資不抵債進入破產。

五、舉措與建議

 

2018 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強調: 要穩步推進企業優勝劣汰,加快處置 僵尸企業 ,制定退出實施辦法,促進新技術、新組織形式、新產業集群形成和發展。 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不斷深入和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不斷推進, 僵尸企業 出清進程加快,破產案件數量持續增多,破產審判工作任重道遠。
一要加大破產審判宣傳力度。做好破產案件審理工作的同時,要大力加強對問題企業、債權人及其他當事人的釋明工作,明確程序要求,說明救濟途徑。通過案件受理、審理中的釋法說理宣傳,讓更多的人了解、接受破產法律制度,合理運用破產程序保護自身合法權益。在與政府相關部門、代表委員溝通聯絡中,有意識地宣傳破產理念,通報破產審判新情況,取得各方對破產審判工作的理解并提供相關制度配套和政策支持。執行工作與破產審判銜接過程中,對立案、執行法官加強破產法的學習宣傳,消除執行和破產基本理念差異,進一步理順立案、審判、執行、破產等相關審判部門的職責分工,建立 立審執破 有效銜接機制。此外,可以借助新聞媒體,發布近年來我省法院成功審結的重大企業破產典型案例,以案說法,提高社會公眾對破產制度的認識度。
二要繼續推動 僵尸企業 處置工作。規范破產案件立案審查,引導 僵尸企業 破產案件快速、便捷、高效進入破產程序;加大 僵尸企業 破產案件的繁簡分流力度,擴大破產簡易程序的適用范圍;根據企業負債情況、核心競爭力等,結合財務、經營情況、行業特點,對照環保、能耗、質量、安全等法律法規,推動政府制定 僵尸企業 的標準和識別機制;對于尚有運營價值的 僵尸企業 ,積極推進破產重整或和解工作。
三要提升對破產管理人的監管水平。推廣破產管理人業績考核分級管理制度。根據管理人的經驗、水平、既往履職評價等將管理人分為不同級別,確保不同復雜程度的破產案件分別從不同級別、資質的管理人中快速指定。改變單純依靠搖號選聘管理人的方式。對搖號產生的管理人不能滿足破產項目實際需要的,加大通過競爭方式選聘管理人的嘗試。推行管理人選任管理市場化競爭機制。在實行管理人分級管理基礎上,試行管理人淘汰、增補和升級制度。強化管理人隊伍的人才積累。引導管理人機構吸收有企業管理經驗、專門領域、科學技術等方面的專門人才加入,提升管理人對企業實行破產重整或清算的有效評估能力。建立省級破產管理人行業協會,作為管理人的自律組織,把現有的法院直接指導、監管,轉變為由協會自治規范,法院統籌指導、監督,逐步推動管理人隊伍建設的規模化、規范化。
四要建立完善破產審判的相關配套機制。完善常態化府院聯動機制。按照最高法院關于建立 法院和政府企業破產工作統一協調機制 的要求,完善 福建省企業破產和信貸風險處置工作統一協調機制 ,推動落實地方政府的屬地責任,協調解決破產案件審理中的稅費減免、企業注銷、重整企業融資和信用修復及企業信息登記變更等事項。通過府院聯動機制,用好用足中央和省政府的相關政策,改善破產審判的外部環境。建立健全破產援助資金使用制度。制定企業破產援助資金管理和使用辦法,依法依規妥善用好專項資金,解決因無力支付破產費用而導致難以通過破產程序實現市場出清的問題。針對已設立破產援助資金,但款項來源沒有最終落實的,繼續爭取當地政府和財政部門支持,籌足企業破產援助資金。與相關職能部門建立破產審判長效機制。加強與發改委、檢察院、金融監管局、工信廳、經信委、公安廳、財政廳、人社廳、自然資源廳、住建廳、市場監督管理局、稅務局、司法廳、人行福州中心支行、銀保監局等相關職能部門溝通協調,爭取通過規范性文件、會議紀要、操作指引等方式,建立稅收優惠、信用修復、職工安置、企業注銷、打擊 假破產真逃債 等一系列破產審判配套機制,暢通企業退出市場渠道。建立配套懲戒機制。針對破產企業隱匿賬冊、提供虛假材料,破產案件受理難、破產財產移送難等問題,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內外部懲戒機制。
五要提高破產案件審判效率。加大繁簡分流力度,對事實清楚、債權債務關系明確、爭議不大,且債權人人數較少或債務人財產可能不足以支付全部破產費用的,債務人企業沒有提供賬冊或賬冊嚴重不齊全的,強制清算轉化為破產清算的,以及申請人、被申請人及其他主要破產參與人協商一致同意并申請適用簡化程序的案件,可以適用簡易程序。對批量的無經營、無財產、無賬冊的 三無企業 破產案件,可考慮一定數量打包后通過搖號指定一家管理人接手辦理,統一處置。在法律規定的底線期限內提前、壓縮債權申報、債權人會議召開、宣告破產等環節,加速破產重整進程。充分利用全國法院破產重整信息平臺,促使當事人通過網絡提交材料、申報債權、召開債權人會議,并通過網絡司法拍賣方式處置破產財產,降低破產案件的訴訟成本,提高審判效率。強化破產案件審理的流程管控,加強審限監督。
六要提升破產審判隊伍專業化水平。繼續通過會議培訓、研討交流、上下級法院掛職鍛煉、 傳幫帶 等方式,加強交流學習,進一步提升破產審判法官的業務素質。組織相關法院撰寫典型案例,總結提煉破產審判經驗,指導和推動全省破產審判實踐。對各地行之有效的機制、措施及時予以推廣。結合破產案件特點,盡快建立全省統一的破產案件單獨考核指導意見,通過科學的績效管理,充分調動法院、法官的積極性。

< 上一頁1下一頁 >

微信掃一掃   第一時間讓您獲取清算行業重磅新聞、學術觀點——中國清算網公眾號(qdhx123)!

免責聲明:本網站旨在分享破產與重組行業相關資訊及業內專家、學者、律師的精彩論文和觀點,文章內容并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需要轉載網站原創文章,請提前聯系本網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權,并注明轉自"中國清算網"。網站轉載的文章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如無意中侵犯了哪個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等的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在核實相關情況后將立即刪除。通訊郵箱:[email protected],電話:15628863727
關于我們 | 人才招聘 | 幫助中心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Copyright ? 2005 - 2018 By 中國清算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1030193號-1    
電話:010-84256997       地址:北京東城區史家胡同21號      E_mail:[email protected]
北京福彩快乐8